在和患者沟通中遇到了哪些障碍?
#家庭沟通——关于聆听

你在和患者沟通中遇到了哪些障碍?请列举克服这些障碍的方案

看到老师上课时说的:我们能说的可以是,“妈,我就在你身边,你只要需要我,我就愿意跟你说话、出去走走等等。”我忍不住泪崩了。 妈妈生病后,我们对她隐瞒了病情,所以她一直庆幸及早发现,心态还是比较好。我们还真没有因为治疗方面的话题遇到过聊得不愉快的话题。倒是最近因为钱的问题,妈妈的做法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妈妈发现病情是在我这确诊的,觉得广东相对医疗技术比老家好,所以前期的检查、手术等都是在我这做的,除了报销费用,其余都是我支付的。我觉得自己有能力为母亲做点什么,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但是妈妈在回去后,非要把我付的钱还给我,她说她有三个儿女,不能让我一个人支付。通过这次经历妈妈生病过程,我内心的想法是,我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以后他们的生病照顾,我兄妹肯定比我要付出得多,我愿意在经费方面多出一些,所以尽管我兄妹反复说要与我分摊,但我一直不愿意告知他们所花的费用。妈妈在这方面却并不理解我,非说她和爸爸有能力支付自己的生病费用,执意告诉我孝顺孝顺就是顺为先,我收了她的钱,她就高兴。为此我在微信里很不高兴忍不住说她强势了一辈子,到老都一样。 最后在我妹的劝说下,我无奈收了老妈的钱。在这件事上,我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方法说服她。我是真心想为她做点什么。

大于20分钟,小于等40分钟 这一堂课对我意义深重。 我老公说我的性格像极了我妈妈。刀子嘴豆腐心,但是不同的是他们说我我听不进。我朋友说我我听的进。而我妈是谁说都听不进。今天老师讲的我也觉得我自己要深刻反思自己说话的方式和情绪。可能我之前过多的都是让我妈觉得很反感的情绪。比如她不爱喝水,我就会很急躁的说她,或者她去打麻将我觉得空气不好而阻止她去。好像这些一切都建立在我的感觉,而忽略了她的感受。太急躁了。有时候自己都想去看心理医生,觉得,自己压力这么大,每天上班还得带小孩,老公也是一下班就要回来做饭菜。付出这么多还得不到你的肯定和一个好脸色。糟糕极了……后来也是我自己多看些书。和病友家属多聊会天。慢慢的我就会觉得。其实每个人都会死。生病是很正常的。每天活着的意义不是开心吗?我现在的观念就是不去要求那么多了,她开心快乐最重要。只有她开心了。她的生命才能是快乐的延长。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不要让自己后悔。癌症并不可怕。它是只是一种慢性病和一个需要打持久心理战的病。希望大家都能科普。不是得了癌症就马上凉凉了。只要心态好。积极配合治疗和康复。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能有效的延长生命的。现在没有什么比和家人在一起更快乐的事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多年形成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要调整起来并不容易,但是,我们已经在反思,在学习了,这就使得我们的自我成长成为了可能,所以,慢慢来,不给自己那么大压力,每天努力一点就会进步一点。在面临重大负性生活事件的时候,我们会对我们之前的生活方式进行反思,帮助我们去看到以前看不到的面并做出调整。所以,我们不能改变生病的事实,但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用什么方式去看待,从而让我们自己更积极。加油。



李老师点评:很多父母生病之后,会有很大的内疚感,因为担心为子女带来影响和负担,虽然这样的内疚感有时会让我们不直达该怎么办,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父母对子女的爱真的很深沉并且无时无刻存在,我们就可以从这个角度出发,去体会她的这种内疚,比如:妈妈,我知道你很爱我们,很怕拖累我们,有这种想法很正常,现在,你生病家里确实也有些变化,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调整了,但我们都是成年人,都需要去承担责任,这是在任何事情上都需要的。对我们来说,如果要在用一段时间的照顾换来你更多年的陪伴和现在不付出,但失去你这两者中选择的话,我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一种,有你我们才更有幸福感。关于花钱,我们可以告诉她,我们在学习一些关于保险,关于费用的课程,希望从这些课程中找到获得帮助,能更好解决这方面的问题,这样既没有否认她的担心,也告诉了她我们正在想办法面对这个问题。其实,在我们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陈述事实或许是最好的帮助。



这位群友对妈妈很了解呢。是这样的,如果有些事情放在没生病的时候,一切都不是事儿。但一旦生病,尤其是重大疾病,那么,再小,再好说的事都变得困难重重。这个背后有对自己生病的愤怒,觉得不公平,凭什么我就要生病,就像对补偿款一样,凭什么就要少一些钱一样。所以,就会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去发泄自己对生病的愤怒。还好的事,你能理解妈妈,可以在适时的时候停下来,让她有机会去发泄,去停下来。我们经常说,懂得多的人需要做的努力会更多,我们能够有机会学习沟通的技巧,就可以先承担起沟通的责任,帮助妈妈更好的和我们沟通。加油哦,期待你和妈妈都能够越来越好。李老师:v



1.之前最不愉快的一次沟通就是劝我爸爸做活检,因为增强ct结果出来,还需要病理支撑,但是又不敢告诉他结果,那个时候家里气氛真的很紧张,爸爸从医院回来那天大哭了一场,谁都不理,试图沟通继续检查,他摔门而出。每天看到他嘴角都是垮起的,整个人感觉精神都垮了。然后就用了不太科学但当时很适合的办法骗,说结果是肿瘤,没有明确良性还是恶性,然后他精神才好了一些。慢慢的才一点一点的释放信息,最后我妈妈跟我爸爸带孙子去逛万达,让我爸买东西付款😘然后跟他说,你看嘛,孙女好喜欢你买的东西哦,我们生病治病是应该的,你现在情况又不是多轻松,但是也不是特困难,动之以情,可能之前他也有点猜到,就答应了。2.第二次不愉快的沟通是第二次化疗前去的时候就说这次完了我不去了,结果真的不去了。我就是用了老师的办法,陪伴,陪他“逃课”,我说不去就不去了,我们去耍一下,正好恢复好了,然后耍了回来就说留人治病,身体都没了怎么治,我们恢复了再去。然后一个星期不提治疗,天天让爸爸给我女儿讲故事书。一周后,就说爸爸我有点担心现在效果这么好,停了会不会提前耐药,以后就效果不好或者暴涨,我干脆去问问医生,如果有这个风险我们就继续,没有我们就定期复查,他居然就同意了!给自己打4分。扣一分是中间“逃课”时间有点长,内心真的害怕耽误了治疗。

真的没时间和时机突然去做这样的沟通。就借这个机会整理一下我和妈妈之间。 我跟我妈之间的沟通问题,没有这个抗癌的议题也会一直存在。我1岁-2岁这一年离开爸妈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2岁的时候我妈回来带我,帮我解决胆小畏缩等各种问题,现在想想她就一直在捂化我心里的冰,我对爸妈一直无感,不知道自己其实一直依赖他们也爱着他们,直到上高中后才逐渐意识到这些。 我是独生子女,他们对我的管教一直很严厉,以至于现在我都中年了,我妈催我干个啥我就要炸锅,烦她催我管我瞎指挥。我俩沟通的难点就在这里。 我一直没有好好听我妈说完的问题: 1. 化疗之后手脚变黑,她觉得难看,几乎天天都会说,看上去多脏啊。我不觉得这是问题,只是她自信心不足,就一直想当然地认为她也不该把这当回事。以后要听她说完,然后我先承认确实挺脏挺难看的,再慢慢给她讲要接受自己的这个现状。而不是像以前直接忽略她的感受,说诸如“有啥啊,停药就好了”这样的话,她当然知道停药就好了,关键是当下心里不舒服,我要慢慢引导她接纳自己不太如意的现状,就像她帮助小时候的我一样。 2. 她虽然有信心抗癌,也很坦然地面对死亡这个议题(我妈今年春节前还没发现结肠癌这回事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后事了),但是阶段性的退缩和疑虑也是不断的。她对化疗的必要性一直存疑,我的战略是阶段性地得寸进尺。比如刚开始,说服她先接受化疗,看看如果太难受就不做了,还好她的副反应都不太明显。后来打完两个疗程,就忽悠她要坚持完4个疗程,看评估结果,听医生安排。医生说话比我管用,我就请医生帮忙很正经地教育她,下来我再哄哄她。她其实对继续化疗并不是很坚定的,因为我妈对她自己的状态预估非常乐观,所以以后当她出现退缩的时候,我要先让她讲完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再去做反应,不要一味地忽略或者否定她。我们也很幸运,遇到的医生、护士、病友给了她很多的鼓励和帮助。 3.她觉得给我添好多麻烦。我之前说了什么“没事的、必须的”这样的话,她还不断会讲,我后来有一次烦了问她,你这样子说是因为你觉得你不配麻烦我吗?她听了以后好像也轻松了好多,也没那么嫌弃自己了,就坦然地接受我的照顾。有时候会表扬我,你看你对我真好,我随口说想吃桔子,你就隔天买桔子回来,我太有福气了。用内疚的方式表达谢意的妈妈和用客观描述方式表达谢意的妈妈,还是后面的这个让彼此心情都舒畅。 此外,之前关于是否实情全部告知的问题,我一直在思考,我有时也想如果爸爸还活着,是不是会同意我这样处理。妈妈的文化水平不高,一直都在非常单纯的工作环境里直到退休,我爸在的时候,外面与人打交道的事情一直是我老爹在做。我妈一直是相对很单纯的人,急性子,心里存不了事情,她71了,也不需要再在风雨中历练啥,所以我想就让她这样并不完全知道分期及严重程度的情况下,简单快乐地做完治疗,有未可预计的问题出现到时再好好沟通,今早有酒今朝醉呗。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对现状、对与家人的沟通问题也都逐渐清晰了些。谢谢木棉花的课程,谢谢老师们和助教们,谢谢所有的相遇和陪伴!


李静老师点评:这个过程对你和妈妈来说真的都是很不容易的。爸爸的离开,你和妈妈都需要有一个 过程去接受和适应。但这个 阶段都还没有过,妈妈又生了同样的病。这真是难上加难。妈妈在陪伴爸爸的过程中,对整个过程或许都很清楚,这也是加重她心理负担的一个因素。所以,她选择抵触去保护自己,去处理内心的害怕。幸好能碰很有耐心的医生,让她协助了我们去面对。所以,如果我们无法和妈妈沟通时,我们可以选择向外界寻求帮助。在我们和妈妈沟通的过程中,有情绪是完全正常的。情绪是每一个人都有的,我们也需要关心自己,看到自己的情绪并寻求帮助。比如,找一些适合自己的方式去处理;比如,找其他亲人或者值得信任的朋友去倾诉等等。当我们处理好情绪后,就能更容易去看到问题并想办法去解决。祝福你和妈妈。


我其实没有什么和我父亲聊的不愉快的话题,倒是母亲有时候跟父亲沟通不太愉快,我两边做疏导。比如母亲想让父亲多看几个医生,父亲不愿意,母亲也不高兴,说她要自己去拿着结果替父亲看医生。最后是我在父母中间斡旋,让父亲同意再多看一个医生。 我:母亲她心里着急,想多看几个医生也是求个心安 父亲:看一个医生,就做一套检查,定一个方案。每多看一个医生就得多做一套检查,方案又可能不一样。 我:每个医生擅长的治疗方法也不一样,即便都有效,也可能有的更符合我们的诉求嘛。现在西肿让你化疗,咱们去协和再看看,也许有痛苦少一点的方案呢? 父亲:那如果西肿一个方案,协和一个方案,你怎么挑?到时候再去东肿又有一个方案,那就没完了。 我:我们可以跟医生沟通每个方案的利弊,也可以拿出别的方案问医生的看法。 父亲:那最后怎么选择呢?这个医生坚持这种,那个医生坚持那种。 我:我最近也在学习相关的文献,尽力了解多种治疗方案的优缺点。我的专业知识虽然不及医生,但我更了解你的诉求。可以帮助你做选择。 父亲:那好,我再多去看一个医生,到时候看你怎么选择方案。 我:我觉得协和是绕不过去的。不去协和看一次,母亲肯定心里放不下。而且西肿是专门的肿瘤医院,咱们再去综合性的协和看一次,也许选择会多一些。 父亲:那我去协和看一回

李静老师点评:谢谢你把和爸爸的对话详细的记录下来,让我们看到了沟通的过程。为你打call。首先,能把妈妈行为背后的担心和着急告诉爸爸,让爸爸有机会去理解妈妈的行为,减少父母之间的冲突。同时安抚了爸爸和妈妈,很棒!在爸爸对诸多方案的选择有担心的时候,一句“我了解你的诉求”让爸爸心里安全了许多。这句话既让爸爸有信心一些,同时,也把自己对爸爸的关心,关注表达了出来。厉害!过程中,我感受到或许爸爸仍有些情绪,但在你的平静和有理有据的沟通下,他慢慢也平静下来,最后愿意去检查。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沟通。加油,希望在你的陪伴和支持下,能找到对爸爸最佳的治疗方案,也让妈妈稍微放心一些。


妈妈生病前后,我们的沟通与交流也还好,并无发生十分不愉快的过程,可能日常确实会有意见不合,但是妈妈病后基本都是好好聊,慢慢聊。(暂未有出现过生气或者是非常不愉快的经历) 关键信息:1.妈妈目前是不知真实情况;2.目前我与妈妈不在同个地方(但我每周末均会回家)3.妈妈目前无工作,在家带孙子。 手术后,每日都会与妈妈沟通1-3次,通过微信、视频等方式去督促她每日坚持做早操+下午去散步/慢跑。近期我们意见不合的地方目前看是3个。 1.我的小侄儿,目前白天是妈妈在帮忙带,我深知带孩子很累,且无时间运动,我的意见是请人带,不要让妈妈带(但是妈妈一方面心疼钱,另外一方面是觉得自己身体术后恢复没有太大问题,而且孙子还是自己带比较靠谱) 目前这个方面,我还没想好很好的解决方法。 2.近期她沉迷在微信上聊天时间太多了。昨天很认真且严肃的与妈妈沟通,提出她这样沉迷在手机不去运动,是不对的。如果真是这样,我是真的会生气。 我觉得产生这样的问题:一个是我们白天没有在家妈妈会无聊,是可以理解,另外主要原因还是妈妈的爱好、兴趣比较少,所以目前只有1个输出口,直接断了这个口,会有问题,所以目前还在观察妈妈的主动性以及看下是否有其他方法发掘妈妈其他爱好。 3.妈妈与爸爸日常相处过程:偶然会有伴随拌嘴,吵架。 曾与爸爸聊过很多次,爸爸属于是愚孝类型,很容易因为奶奶的问题会与妈妈发送嘴角吵架。 我的解决方法是希望:妈妈能不把爸爸 家里 孩子至于自己生活的重心,要学会转变,把自己视为最重要。起码可以先不受爸爸影响,心情保持愉快。爸爸的思想工作需要后续进一步打通。 自我反省:我与爸爸沟通的方式确实也需要改变,因为妈妈生病我会变得比较敏感,会偏向妈妈多一点。后续 我会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动之以情 晓之以理,把我的心声换个方式告诉爸爸,让爸爸跟我们一起守护妈妈,打胜这场持久战。


李老师:妈妈的状态,不沟通确实让我们有些无奈和沮丧。从你和妈妈的对话中,我看到了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容易出现的情况,那就是很理性。可是,亲人之间,疾病面前,有情绪的时候,我们的理性往往起不到很好的效果,甚至有可能让双方越来越冲突。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适当示一下弱,就撒一下娇,甚至调侃一下自己(昨天群里有群友也说到这个方法),或许妈妈就会好一些。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旦我们说我们很弱的时候,妈妈更容易温柔起来,对吗?至于妈妈夸张,或许是因为害怕,担心,又或许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子女能够时刻关注到她,注意到她。有时候我们就随着她夸张一下,比如,哇,真的流脓了,痛不痛,我现在能做点什么?这个时候,说不定她马上就说:哎,也没有那么严重。某些时候,让我们也回到孩子的状态中去尝试一下吧。



许老师:很高兴看到你注意到这一点,也有意识地努力去沟通,肿瘤心理学其实属于一个比较新的交叉学科,肿瘤科医生很少关注,心理科医生也关注不够,但是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因此在嘉会国际医院的门诊中,我会在诊疗的过程中加入家属及患者的心理辅导部分,为患者及家属提供一些建议。其实在肿瘤患者的整个治疗过程中,心理的部分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甚至有时候会影响到治疗的效果,引起患者的躯体症状。让我们一起努力,做得更好吧!


我父亲是体检发现的,没有任何症状,而且一查出来实体瘤就比较大了,所以一开始家里人都很难接受,尤其是他自己总认为是医生误诊。我当时想如果他认为是误诊也有好处,起码心理负担不会那么大。而我,因为经皮穿刺、专家会诊,我已经知道他这个百分百就是MT了,无数个夜晚,一想到最爱的人MT,一想到死亡,就感觉四周黑暗慢慢吞噬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直面死亡,恐惧和痛苦让我失眠。因为有着这种感同身受,所以我和妈妈打算瞒着他,大概是我戏太好了,导致他觉得就是误诊,开刀切掉生活就恢复原样的,在家等待手术期间,每天照样一斤白酒,怎么劝都劝不动。一边是担心进展错过手术窗口期,一边是他自己恶习不改,我和妈妈看得又气又心疼。在他又一次拿起酒杯之时,在打算说服他接受重离子放疗治疗之时,我和妈妈决定,应该让他知道真相,配合治疗。不得不说把真相撕开给他看的过程,我处理的很糟糕。和他正式谈话之前,我计划和模拟了好几种谈话的思路,比如,拿着纸和笔,告诉他癌症的分类,他属于哪一种,有什么样的方法治疗,各种方法的优劣,以及我询问多位医生后以及身为医生的公公给出的治疗方案建议。但真的开始,一切都乱了。首先,他不相信我的话,认为他的毛病根本不严重,完全是我闲的慌(从杭州转院到上海手术)。其次,他对戒酒这件事完全抗拒,他有个奇怪的执念,肺里这个东西是因为他5年前戒烟才导致的,理由是他身边好几个朋友,因为戒烟把身体搞垮了。当我告诉他他肺里的就是癌症,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是相当惊恐、无法接受,才会表现的如此愤怒。但当时,面对他的愤怒,我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段时间的压力迫使我失去理智,直接将所有诊断书丢给他看,带有赌气的成分告诉他你就是得癌了。第二天他同意我带他去问诊,去了放疗、内科、外科、影像诊断科,挂号问诊,这些门诊医生,有的态度不太友善,有的过程很随意,但结果都出奇得一致:1、MT无疑;2、术后一定要化疗;3、手术意义不大。这其中有一位中山医院放疗科的美女医生,真的非常感谢她,可能是因为当天门诊病人不多,她看了我们的PETCT,把片子反应出来的信息、外科医生愿意手术的思路、而她判断手术意义不大的理由,娓娓道来,她还告诉我们。我从父亲的表情判断,正是因为这个医生的这番话,他才开始愿意接受这件事情。那一刻,我暗暗告诉自己,以后每一次的沟通,都先平复自己的情绪,接纳患者的所有反应,才开始谈话,就像老师今天课程说的。

李静老师点评:当愤怒地把报告这些扔到父亲面前的时候,你的心里也是非常非常难过。当出现重大疾病,很多人都会经历五个阶段。而你的爸爸还在第一、二个阶段:否认和愤怒的阶段。首先,认为不可能,极力否认,否认可以短暂的保护自己。否认之后,就开始愤怒,为什么我会得这个病,老天真是不公平等,这个时候,对周围的人,周围的事物都充满愤怒,同时,内心害怕被抛弃。这两个阶段都是人的自我保护机制,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免受伤害。这都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我们一旦了解了,就可以接纳爸爸的情绪和行为。但是,长时间的否认和愤怒对病情和预后都不好,幸好美女医生耐心的讲解帮助爸爸平静下来,逐渐去接受,也逐渐进入了第三个阶段:接受的阶段,这个阶段患者有很矛盾的心情,一方面了解到了病情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又有极强的求生欲,所以这个阶段,我们需要帮助他把精力放在治疗上。那么,沟通就变得十分重要了。希望我们昨天晚上的一些沟通技巧在今后爸爸的治疗中有所帮助。


首先要感谢老师昨晚的课程分享,无论是开始的测试还是之后的几大要素都让我对自己如何与妈妈相处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很多之前自己说不太清楚的问题在昨天都找到了答案。 从小到大基本上家庭都是民主的,我和我妈日常沟通基本是无障碍的,是母女也是朋友更像知己,但是后来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总觉得自己更了解社会,总觉得妈妈退休后不知道现在社会的现状,慢慢的说教的成分开始多了,再者因为平时不在一个城市,各自的生活习惯也会不太一样,也容易有些小摩擦。其实后来我才意识到,很多时候争执的都是一些小事,真是不值得挣个对与错的,有时候我妈会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是对的,但是也有时候她可能就不想与我再争执了。我和我妈事后也交流,她也知道我说她是为了她好,不想让她累不想她辛苦,想她过的更好更有品质,但是我说话的方式方法包括态度她有点不能接受,这就像是网上常说的,为什么我们总是伤害了自己最亲最爱的人。这几年我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开始改变,我妈常说一句话就是,孝顺孝顺,孝我做的很好,就是顺的方面还没有做好。现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有的时候也想打断她说的话,想插嘴,我就忍住,提醒自己做倾听者,昨天的测试让我更加认清倾听有多重要,另外,我尽量的顺从她,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比如,关于术后跟我回我所在城市生活还是在老家的问题,本来我是很坚持跟我走的,毕竟在一起我更放心,但是我妈妈自己还是更愿意在老家,一开始她自己也犹犹豫豫,但是能看出来有心事,我就让她说,我说出来你的想法,我们一起讨论商量,哪个方案更有利于你的恢复我们就采取哪个。然后我妈说的话也有道理,比如老家就医检查更方便,有新鲜的鸡鱼肉蛋蔬菜,然后可以找个阿姨来照顾等等,跟我走的话,她不想拖累我怕我累是最主要的,其次饮食方面不如家里更调和,再加上环境更熟悉,综合考虑最后是按照我妈的想法在家调养了,现在她每天开开心心,跟阿姨一起逛逛菜市买买菜,阿姨负责做饭洗衣服,吃的也很好,我确实很放心,自问如果跟我回来,除了我心里上觉得放心,到底能做的多好,对她康复是否有利?所以,沟通、聆听,很重要!老师还说了一句话,我也自我反省一下,就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她是我的妈妈,挣个对与错,谁更厉害真的很没意义。对待她再温柔一点,再温柔一点,现在每次离开家之前都会和妈妈拥抱一下,让她感受我满满的爱,我妈妈现在就觉得,为了我她必须好起来!还有,现在每周回家我妈都跟我睡一张床哦😎😎😎 再过两天就是母亲节了,祝福我的妈妈早日康复,妈妈我爱你!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