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你求医的过程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亲爱的学员,你是怎么找到你目前的主治医生的?把你寻找医生的流程和经历告诉导师并分享给大家。如果这位医生,你觉得他很棒,可以告诉我们他的姓名、所在医院和科室,棒在哪里。

Part 1 二诊医生 1.2018年11月体检显示右肺钙化结节 2.2019春节开始有持续咳嗽,气喘情况于4月去苏州市立医院检查,找的呼吸内科副主任x医生,报告磨玻璃结节;x医生看了之后说问题不大,1年后随访即可 3.看了好大夫上一些介绍之后,感觉有点不太对,赶紧联系西安呼吸内科同学,他看报告之后说让我关注一下,他觉得不是好东西.之后三十分钟之后,他给我电话,他给他主任看了之后,答复形态表现上早期肺癌表现,建议让胸外科医生看下,之后就开始Part2 Part 2 医生选择 因为同学和他主任大致介绍,所以对于这个事情就特被仔细和重视研究 第一,确定病理和病因,主要借助于好大夫平台,筛选了几个不错的医生, 系统是推荐上海肺科医院谢冬,非常专业也看了他很多患者点评,感觉不错,图文就诊费用是900,感觉咨询成本相对较高,而且非手术患者一般不接受咨询 谢冬医生有个医疗团队组团,无锡第四人民医院,赵永医生,问诊价格是30,立马咨询,很快就回复左肺尖早期,位置还不错,具体可以报片子邮寄给赵医生看下,基本确定这个应该不是好东西 第二,确定治疗地方 杭州vs苏州,(家父浙江人)杭州浙一,浙二都不错,关键不认识人(估计要排队很久),对于独生子子女,我上班不方便,还有孩子兼顾家庭,综合比较选择苏大第一医院 第三,选择医生 苏州医院,口碑最好的就是苏大附一:看了好大夫上推荐倪斌医生,主要看过往履历 职称:主任医生,副教授,医学博士,硕士生导师,江苏协会委员,苏州肿瘤外科委员等 年龄:48 执业点:3医院 履历:年手术600,经验丰富,助攻肺结节,肺癌 Part 与医生沟通 1.预约面诊,还是一样是方式在好大夫上在线问诊,第二天回复肺癌早期,具体可以面诊,之后他门诊已经没有号了,留言说第三天后面诊直接找他助理加号 2.面诊前,把外院做的检查和血等报告提前发给医生已经,以及之前病史和家庭史一起发给医生 3.面诊时,将所有问题陈述性告知,随即基本确认肺癌早期,预约了一个ct,之后讲这个所有分期以及预后情况说明,胸膜隔肌穿透,原位癌,微浸润与浸润,小细胞和非小细胞,腺癌与鳞癌等,以及他的治疗思路和治疗周期,讲解非常详细,因为之前已经提前功课和了解,就诊效率也就非常高了 目前和医生都微信沟通,包括其团队研究所,规培生,管床大夫都加了微信,沟通良好 已经于5.9入院手术,三天后出院,只是出院之后10天出现了深静脉血栓,溶栓治疗11天,目前基本好转

王老师:非常感谢这位同学如此完整的分享。 我从头看到尾,觉得你的就医逻辑和思路都非常清楚,在做各类选择的时候, 也有各方面非常清楚的考虑和衡量,而且非常善于利用互联网的医疗资源,相信你做出的选择对患者和家属来说都是最优解,很值得我们学习,还希望以后的康复一切顺利。


4 父亲是肝癌破裂出血,从外地回来的路上疼的死去活来,去县医院检查做了b超发现腹水,又做CT看不太清,后,又做增强CT,提示肝癌破裂,县医院医生说没把握介入能止血,让我们转上级医院,半夜输血急救车从县医院到南昌急诊,好在提前联系了一位医生,才给父亲安排到床位,但是进的是介入科icu,在里面呆了两天才排上介入手术,止住血。完成介入后,医院病床紧张,一直催我们出院,因为父亲是肝ca,他们不负责后续手术问题,后面去挂本院的外科专家,让过一个月再来手术。老公的同学之前有个亲戚也是肝ca,介绍东方肝胆外科专家,挂的特需号,看了CT说能手术,让我们商量要不要手术,排床位,当时因为刚受了这么打击,家里的长辈一直催着说不要手术,要不去看看中医,就有一些犹豫。就问了医生在这动手术可以报销吗?结果填了愿意手术的单子,排床位也一直没给电话,后面弟弟又去医院找了一圈,主刀医生真的每天找他的人特别,办公室外面都是排着队要找他,基本都是他的徒弟在负责下面的病人,最开始徒弟态度语气都不是很好,但是要手术的时候还是耐心给我和弟弟讲解,后面给红包也没收,因为父亲是一个年轻的患者,作为子女入社会也不长,医生总有种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农村人穷,看不起病,不愿意给我们分享更多的治疗方案。呼吁更多的医生,因为我们年轻,我们更看重生命,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不管要花多少钱

曾老师点评: 首先感谢你的分享,看得出来你们的求医之路很是艰难,一般比较厉害的三甲医院床位紧缺都是家常便饭,看病求医确实很难。和医生的沟通真的很重要,老师觉得你和医生之间可能存在什么误解,如果你希望医生给你提供更多可供选择的治疗方案的话,你可以直接和医生说的,相信医生也一定会乐于相告的。最后关于治疗方案的选择上,老师有几点小的建议: 1.简单的判断方法是:看医院医生水平。 2.如果是不同水平级别,选择相信专家或大医院级别; 3.如果医院医生级别差不多,就选择你觉得医生沟通比较好的,有耐心的; 因为确实存在有些时候存在不同治疗方案的时候,治疗选择多,说明可能治疗上有很多选择,只是可能方案各有利弊,并非一定有疗效差异。对于医学上的更加专业的问题,我们作为非医学专业的家属,就算给几个月的时间,有时也是未必能完成吃透和了解的。



王老师:理解你的担心,有些时候决策太快还来不及反应,事情就发生了。有条件的情况下,你如果对于治疗过程有些疑虑或担心的话,可以在结束治疗复查结果出来后,到成都的其他医院(如华西医院、省肿瘤医院)找医生再看看,咨询一下目前治疗的效果如何,以及后续的治疗方案,这样可以让自己和家人更放心。


7 2019年1月,母亲因咳嗽气短,痰中带血丝到呼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就诊。初诊怀疑肺结核转入呼市传染病医院,一系列检查后高度怀疑肺癌,再次转入附院。后经家人介绍转入内蒙古医院张翠英主任处治疗。确诊非小细胞肺腺癌,基因检测EGFR敏感突变(S768I),T790M 突变,服用奥西替尼。为了多方听取意见,去医肿李峻岭教授处面诊,治疗方案基本一致。期间在北京中医医院开14服中药。 因服用奥西替尼后进展,内蒙医院医生决定洛铂胸腔灌注2次后,联合培美曲塞化疗。 治疗一定时间后,为听取多方意见决定再次去北京面诊,因没挂上李峻岭医生的号,在北肿安彤同教授处面诊。给出两点建议1,奥西替尼可以改成安维汀,治疗方案偏弱,可联合铂类化疗。 回呼后和医生沟通,考虑到给患者提供较好的生活质量决定联合卡铂,但保持在患者的耐受程度。期间在内蒙古中蒙医院那贡医生处接受身心治疗。本月去蓝旗活佛处面诊,顺便草原6日自驾游。 本地三甲医院治疗的好处很多。一旦方案确定时间成本、经济成本比较低,当地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相对比较好的医疗条件和治疗体验,能和医生有效沟通,能适时安排北京,天津等专家会诊。免除了长途奔波,巨额经济压力,过度治疗能问题,结合中医,蒙医,心理治疗,每周短途游一次。患病期间带母亲去北京,鄂前旗,蓝旗各玩一次,精神状态非常好,能积极接受治疗,家属的心理压力也相对较轻。


感谢分享,你的求医之路很曲折,但也看的出来你们家庭也为患者付出了很多心力。有一点,我觉得你说的很多,是需要一个稳定的、熟悉患者病情的主治医生,寻找的标准可以参考我昨天的课程。


我父亲是在2018年7月公司体检肿瘤指标过高,当时医生建议做肠胃镜,因为父亲一直在外地,就没重视这个问题。8月回老家给外婆过生日,临出门前,应我们的强烈要求在9月1日去做了肠胃镜。我们算四五线小城市,做无痛肠胃镜需要排队一个月左右,所以托了熟人插队。因为是熟人,做肠胃镜时医生喊我们进去,说情况不乐观,让我们别等活检报告,赶紧安排手术,越快越好。 我们马上托各种关系找医生。因为有亲戚在医院,所以很快从杭州医院请专家,9月4日实施了手术。 后来发现转移至右肝尾状叶,主治医生告诉我们这个位置非常不好,按以前来说属于手术禁区,现在医学发达了,这个位置可以在化疗到一定条件后进行手术,但风险还是很高。但如果不手术,生存期在7到9个月。历尽煎熬后,还是做了动手术的决定,从杭州请了对这个位置有成功经验的专家动手术。三次化疗(奥沙利铂+卡培他滨,21天方案)后,在12月12日进行了肝尾状叶切除术。万幸,手术很成功! 术后进行了4次化疗,最后一次化疗是在4月10日,医生说三个月复查一次。最近的一次复查在7月4日,检查结果主治医生说都还不错。 这个治疗过程我都是在我们小县城进行,因为有亲戚在医院,我们选择完全相信主治医生,两次手术的专家都是主治医生推荐,从杭州请来。从发现到两次手术切除,我们没有浪费一点时间。 我曾经想过是不是要去上海北京大城市看一下,但是考虑到这个病情一直瞒着父亲,不想引起他的怀疑。我觉得病人的情绪好坏也会影响病情的发展! 现在治疗告一段落,我很茫然,我感觉就是有把刀悬在你前面,你不知道这把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为我的父亲做些什么!所以我带他去看中医,吃中药,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有帮助,但不做点什么,我心里不安! 感谢老师的分享,如果早一点碰到您们,这大半年的日子也许会好过很多! 希望我的分享能为需要的人带去帮助。

谢谢分享。你的经历也给很多患友们带来了希望。现在由于医疗沟通的顺畅,很多当地医院的医生在北上广都能联系上一些专家去当地手术,虽然花费多了些,从便利性上确实比去北上广各种安排和联系简便了很多。而且有专家的治疗指导,在治疗方向上也多了些安心和保障。结肠癌的康复其实除开目前的正规治疗以外,确实后期的饮食和运动也会对康复有很大的帮助,需要木棉花后续的课程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帮助。



谢谢你的分享。你是医生,也有父亲的熟人,就医路上都遇到各种问题,对于这种情况,相信其他人更难做到完全一帆风顺的。不过你作为专业的人,可能对于这其中的专业信息比较容易理解和消化,如果你有问题,相信你可以跟医生有比较好的沟通的。


8 我本身是一名乳腺癌患者,患病之初,辗转各大医院,历时三个半月,彩超-三维立体彩超-超生造影-穿刺活检-病理未明确-免疫组化-确诊。中间还经历了组织降解,我以为是好事多磨,因为直至免疫组化之前,甚至病理显示都是良性病变。 年纪轻轻就得了癌,给我父母带来的打击着实不小,尤其是妈妈,从我手术开始,妈妈就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如今那种无力感我也体会到了。不幸中的万幸,我是浸润性非特殊癌中分型最好的LuminalA型,Ia期,复发评分低(乳腺癌21基因检测结果),不需要化疗,保乳只需放疗,这个结果已经让我感到满意。可是作为一个母亲,始终接受不了年轻的女儿得了这样的病,她很压抑很痛苦。直到今年一月份,放疗结束复查时,我又被查出了甲状腺癌,这彻底摧毁了妈妈的意志。也许甲癌只不过是癌症中最轻的,可是作为一位母亲却再也不愿看到女儿承受任何痛苦,妈妈终被失落和绝望击垮了。我做完手术的第七天,正月初七,妈妈被查出乳腺癌。由于乳腺和甲状腺被划分在一个科室,所以我的主治医生也成为了妈妈的主治医生。年轻有为的副主任医师。基于我本身患病,又经多方查阅,所以起初妈妈患病我也并没有盲目难过,只是想陪伴妈妈积极就医,像她陪伴我一样。可是当妈妈的免疫组化结果出来,我彻底崩溃了,是罕见的,不足2%的乳腺微乳头状癌。我查阅了很多文献,至今也没有统一的说法,国内的文章都表达为侵袭性高,预后不好,而国外的研究结果却说是惰性的,预后好。从主治医生口中得知的结果是这类型预后并不好,伴多个淋巴结转移。我很痛苦,更自责,为人子女,不能让妈妈喜乐,却让她为我悲痛成疾。难过痛苦到无法形容,可是我要改变自己,成为妈妈的力量,一定要治好妈妈的病,悉心学习,多方打听,建立信心。妈妈我爱你,往后余生,只愿我和快乐随你。 抱歉老师,可能答不对题,但是这是我此时此刻想说的,请您谅解,感谢。

去年9月爸爸因持续数月拉肚子到厦门中山医院就诊,结果医生给我爸做了疝气手术,不知道为什么医院都没有检查就轻易开刀做手术!真的恨自己当时没有医学常识,可是作为医生不是应该做个ct或者肠胃镜之类的检查吗?!其实爸爸那时候已经是直肠癌晚期了。不知道这算不算医疗事故。。手术一个月后拉肚子并没有好转,听同事说上海复旦中山医院厦门分院不错,我就挂了消化内科去看了。。然后就是晴天霹雳,从没想到身体素质那么好的父亲会一下子变成从头到脚都是癌细胞的肿瘤患者。。直肠癌,肝转移,骨转移。。MDT结果先手术再化疗。。于是托关系找了直肠癌外科某专家,被婉拒,说已经不是他可以解决的了(无法治愈就没必要吧)。咨询了其他两家医院,建议直接化疗,把这个方案跟复旦肿瘤内科医生探讨,很冷漠地告诉我他们的方案就是他们认为最好的,无法先化疗,要我们先在外科解决了再来找他们。然后又跑了福州肿瘤医院,不给方案,要求爸爸入院重新检查再说。。因为肿瘤已经大到快要肠梗阻,爸爸这两个月来都没怎么吃,整个人消瘦到不行,无比虚弱,都要输白蛋白,感觉折腾不起,最后就“冒险”手术了。。那时候觉得医院都是冷冰冰的,被逼着做所有决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没有人告诉你为什么这么做,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无助的想哭。。。还好爸爸挺过来了,因为医院的冷漠(虽然可以理解但还是很不舒服),化疗就换了家医院,闺蜜父亲的主治医生,离家近,之前觉得有点“不学无术”,今天很耐心地跟我聊了近一个小时我爸的下一步治疗方案,真的很感动!!!爸爸加油!与癌共存,活得久一点再久一点!最后谢谢老师,谢谢木棉花!昨天听了老师的课,看了好多同学分享,知道好多资源,决定再去多咨询一些诊疗意见,不放弃,积极面对!活着就是希望!


王老师点评: 谢谢你的分享,你遇到了这么耐心仔细的医生,这些医生很值得我们多点赞!



7 我老婆是体检查出右肺叶有空洞,建议进一步检查,我们没有当回事,毕竟年轻才38岁,一点症状也没有,根本没有往癌症想。九月份顺便去北京301呼吸科找大夫看了一下,也没有说出一二三来,建议定期检查,看看有没有继续扩大,(也没有怀疑癌症的事,严重鄙视301的大夫,看不懂病情,推荐别的大夫或者别的科室啊,太耽误事了),到了年底了,经过家人反复催促,找医院熟人找专家看了看,告诉我们,情况不好,最好手术,这才重视起来。马上打听那个医院专业和权威,最后确认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比较不错,过完春节,挂了正月13的王兵专家号,明确告诉我们肺癌,而且怀疑是二期。建议手术,顿时不知道怎么办了,考虑一下,做吧,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一切听医生的吧。预约检查,然后做手术,一气呵成,正月里病人少,一切顺利,术后病理分析肺腺癌一b期,不用化疗和放疗,定期复查吧也不用吃药,也没有对症的药,现在定期复查了两次了,情况稳定,唯一担心,没有任何辅助治疗,预防复发,心里没底,医生说你可以看中医,但是作用有限,所以到现在我们没有任何辅助治疗。希望帮忙指导一下,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防止复发,增强免疫力,不要这么被动接受,而是改为主动预防复发。

看到您的文字,字里行间能体会到对妻子的那份关爱和责任。真心不容易,幸好及时发现,及时手术。虽然求医路上也曾遇见不顺,但还好,及时发现了问题。后续您所提到的如何去积极预防复发,可以选择的方法真心很多,提高免疫力是肯定需要的,生活方式,心态调整,饮食,运动等多方位调整。


7 今年6月4号家属(男性,56岁,烟民)出现声音嘶哑,6月15日去医院耳鼻喉科喉镜检查,发现左声带麻痹,随后做了CT,结果高度怀疑肺CA、有胸腔积液、骨转移。医生建议尽快去专科医院。6月17日看了北肿胸外科副主任专家号,医生说大概率是肺癌,开了增强CT及穿刺化验单等,由于家属从15号开始发高烧,身体比较虚弱,在第一家医院输液头孢,效果不太好,就问北肿的医生可以在北肿输液吗?医生说门诊不输液,让我们找其他医院。当天增强CT片子出来,穿刺排队要等到7月10号。家里有个野战部队做军医的亲戚,看了片子后就说现在这个情况比较危险,要抓紧住院。第二天托人找到304医院,下午就住进病房,晚上就输上了消炎药,第二天就退烧了。随后做了很多检查,气管镜和肺部穿刺2次都没有找到肿瘤细胞,差点误诊,第一次穿刺无结果时,医生怀疑是结核(把我们的肿瘤标志物记错了),给我们开了结核药,准备出院了。跟我们那个军医亲戚说了,他说没穿出来不证明不是,之前亲戚拿着增强ct在北京301找专家看过,专家说穿刺后做个全身骨扫描,化疗后看看有无可能做手术。根据这个我们跟医生建议做个骨扫描,复查一下肿瘤标志物,看看情况。结果一出来,医生马上就上了伊班磷酸钠,复查胸水,接着抽积液,血性胸水,送到北京医院做检验,结论肺腺癌。胸水这事不能怪主治医生,住院第一周时第一次做B超准备抽积液,由于其他事情没抽,隔了两天再次B超时,B超大夫说不用抽了,水比原先少了。当时还奇怪,就上了几天消炎药,效果这么好?如果这次抽了,就可以早2个星期确诊。拿到结果第二天就开始上化疗药了。这时我们什么都不懂,医生什么方药都没说,只说了这种晚期病人只能化疗,之后做个基因检测,看看能不能用上靶向药,再检测一下PD-L1,以后试试免疫治疗。目前用到化疗药是培美曲塞+奈达铂+贝伐珠单抗,后挂了协和、北肿、301的专家号,都是用这个标准方案。基因检测有HER2和TP53突变,304的主治医生说可以用阿法替尼,其他医院的医生都不同意,目前无靶向药可用。正在了解免疫治疗。

5 说起来我自己也算是做了很多年肿瘤基础研究的生物学博士,但是听到父亲的病仍然是懵和不知所措。当时就想快点治,别耽误又扩散了。听说父亲的病以后我第一时间咨询的是我同一实验室的师姐师弟,目前师姐在美国一家很出名的医院做肿瘤科住院医生,师弟刚好是消化科的主治医生。再综合了两位好姐弟的意见以后,发现我没有别的选择,那就是局部转移了,只能放化疗。然后就是决定在杭州当地放化疗还是去上海,大家都说上海的医生好,但是我自己觉得放化疗其实都有标准化指南的,医生一般都会按照指南操作,去上海治疗长途太折腾,最终选择了浙江省肿瘤医院的放疗科。至于最后选择的主治医生那是托熟人介绍的,说是这家医院做食管癌最有经验的医生。当时选择这个主治医生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顾虑的,第一不是主任医生,第二好像网络排名也没有怎么听过的,但是熟人既然这么推荐了,再换医生也不太好,所以还是选了这个放疗科的副主任医生。治疗过程中肿瘤不仅没有缩小还变大了,当时真的是情绪波动很大的,但是已经治疗了一半了,怎么办?难道不治了吗?还是只能硬着头皮把剩下的放疗做完。这个时候其实是最无助的。到底要不要换医院换医生?我妈妈陪着爸爸去医院的次数最多,医生对家属的态度也并不是很好。后来医生又去学习镀金了,所以后面去复查又换了一个医生。幸亏这个推荐的医生特别有耐心,自我感觉医生的耐心和对给几分钟解释对家属真的太重要了,可以打消家属和病患很多不必要的顾虑。总得来说我们的治疗过程总体是不愉快的,尽管如此,我还是必需不停给我爸爸打气说好话,凡事都往好的方向去解释,给自己信心也给爸爸妈妈信心。

曾老师点评: 一定要相信在治疗的过程中肯定能遇见最合适的医生!肿瘤患者的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在治疗过程中会出现很多不可预知的事情。比如,您刚提到的,在放疗的前期,肿瘤不仅没缩小反而还增大了,这种情况是可能出现的。在治疗中,沟通很重要,患者有时候需要的只是医生的一种肯定,对疾病治疗方案的肯定,对疾病预后的肯定!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