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状结肠癌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七月(2019)训练营3班
TA的所有作业
做好家庭预期管理人和家庭资源管理人
家庭变化——两个新的身份

你说的很对,抗癌不是生活的全部,适当安排娱乐活动真的很有必要,很能促进家人之间的关系。无论生活带给了我们什么,学会勇敢的接受是最重要的.老师真的很赞同你的观点,我们往往在亲人生病的时候,把好多精力放在照顾患者身上,从而忽略了自己的身体。抗癌是一个长期的战役,只有照顾好自己了,才能更好的照顾患者。


如何合理的配置商业医疗健康保险
抗癌经济——商业医疗保险

投保方案已经具体到所有家庭成员身上了,相信保险的购买会让自己和家人更加安心。另外,对于老人,70多岁的年龄,能够选择的险种不多,这个年龄段,很多保险都是不划算的,规划不好就容易保费倒挂,直接花在他们身上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更有意义。


真的没时间和时机突然去做这样的沟通。就借这个机会整理一下我和妈妈之间。 我跟我妈之间的沟通问题,没有这个抗癌的议题也会一直存在。我1岁-2岁这一年离开爸妈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2岁的时候我妈回来带我,帮我解决胆小畏缩等各种问题,现在想想她就一直在捂化我心里的冰,我对爸妈一直无感,不知道自己其实一直依赖他们也爱着他们,直到上高中后才逐渐意识到这些。 我是独生子女,他们对我的管教一直很严厉,以至于现在我都中年了,我妈催我干个啥我就要炸锅,烦她催我管我瞎指挥。我俩沟通的难点就在这里。 我一直没有好好听我妈说完的问题: 1. 化疗之后手脚变黑,她觉得难看,几乎天天都会说,看上去多脏啊。我不觉得这是问题,只是她自信心不足,就一直想当然地认为她也不该把这当回事。以后要听她说完,然后我先承认确实挺脏挺难看的,再慢慢给她讲要接受自己的这个现状。而不是像以前直接忽略她的感受,说诸如“有啥啊,停药就好了”这样的话,她当然知道停药就好了,关键是当下心里不舒服,我要慢慢引导她接纳自己不太如意的现状,就像她帮助小时候的我一样。 2. 她虽然有信心抗癌,也很坦然地面对死亡这个议题(我妈今年春节前还没发现结肠癌这回事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后事了),但是阶段性的退缩和疑虑也是不断的。她对化疗的必要性一直存疑,我的战略是阶段性地得寸进尺。比如刚开始,说服她先接受化疗,看看如果太难受就不做了,还好她的副反应都不太明显。后来打完两个疗程,就忽悠她要坚持完4个疗程,看评估结果,听医生安排。医生说话比我管用,我就请医生帮忙很正经地教育她,下来我再哄哄她。她其实对继续化疗并不是很坚定的,因为我妈对她自己的状态预估非常乐观,所以以后当她出现退缩的时候,我要先让她讲完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再去做反应,不要一味地忽略或者否定她。我们也很幸运,遇到的医生、护士、病友给了她很多的鼓励和帮助。 3.她觉得给我添好多麻烦。我之前说了什么“没事的、必须的”这样的话,她还不断会讲,我后来有一次烦了问她,你这样子说是因为你觉得你不配麻烦我吗?她听了以后好像也轻松了好多,也没那么嫌弃自己了,就坦然地接受我的照顾。有时候会表扬我,你看你对我真好,我随口说想吃桔子,你就隔天买桔子回来,我太有福气了。用内疚的方式表达谢意的妈妈和用客观描述方式表达谢意的妈妈,还是后面的这个让彼此心情都舒畅。 此外,之前关于是否实情全部告知的问题,我一直在思考,我有时也想如果爸爸还活着,是不是会同意我这样处理。妈妈的文化水平不高,一直都在非常单纯的工作环境里直到退休,我爸在的时候,外面与人打交道的事情一直是我老爹在做。我妈一直是相对很单纯的人,急性子,心里存不了事情,她71了,也不需要再在风雨中历练啥,所以我想就让她这样并不完全知道分期及严重程度的情况下,简单快乐地做完治疗,有未可预计的问题出现到时再好好沟通,今早有酒今朝醉呗。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对现状、对与家人的沟通问题也都逐渐清晰了些。谢谢木棉花的课程,谢谢老师们和助教们,谢谢所有的相遇和陪伴!

从新的角度走进替代疗法
求医之路——重新看待替代疗法

感谢分享。如果已经有转氨酶升高的问题,或者肾脏的问题,确实尤其要注意中药的选择上,因为大部分药物是由肝脏或肾脏代谢的,不可避免会对肝肾造成负担,目前没有真正能够修复肝脏和肾脏的药物,肝脏的功能全靠自身细胞的修复能力来修复,只要给细胞足够的休息,不额外增加负担,肝脏细胞才能更好修复。在营养品或保健品上,多多注意营养均衡就行。同意你的观点,其实更多是要保证一个比较良好的心态,希望冥想能为你妈妈心态改善上带来一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