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细胞胸腺癌III期家属
木棉花六月(2019)肺癌妈妈营
TA的所有作业
家庭是抗癌的最小单位
家庭变化——接受改变
妈妈确诊癌症以后,从上海回来了,在家治疗。平时妈妈是我们家最重要的人,是我们的主心骨,衣食住行,方方面面几乎都是妈妈在操持。可是现在,妈妈突然病倒了。以前回娘家有好吃的,回到家给妈妈发发牢骚,吐吐槽。妈妈生病以后,一切全变了。刚开始,我每天都要哭上好几次,真是痛彻心扉,这种滋味难与人说。 妈妈的确诊,治疗开始是我一个人定的,哥哥回来以后,我正常上班了。不能天天陪着妈妈,我对哥哥、爸爸的治疗方案很有看法,跟爸爸吵了好几次,我知道爸爸年纪大,这次打击让他变得糊涂而胆小,害怕妈妈受罪,害怕妈妈突然离开,还有经济上的付出。可是以前最喜欢的爸爸不是我心中的爸爸了,他们对我也很有看法,嫌我对治疗方案干涉太多,老觉得我在逼他。现在我还是保留我对治疗方案的意见,征求医生的同意。 没有了妈妈,就没有了那个温暖熟悉的娘家。病床上的妈妈瘦小而虚弱,一直很痛苦。我不能看着妈妈受罪,但是该怎么救救他呢? 老公和嫂子对妈妈的态度我也不能释怀,曾经想过,如果妈妈不在了,我要和他离婚。经过了疯狂的一个月,我慢慢接受现实,平静下来。 听了群里的课以后,开始考虑给自己和家人买商保。 太多太多的变化,不想经历,不得不经历。

如何与医生相处,是就一门学问
求医之路——医生亦凡人

王老师;现有的小细胞肺癌的治疗方案确实有限,但也并不是毫无办法,但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母亲的症状,如果呼吸很困难,如果能回家先治疗控制症状也会好一些。有条件的情况,可能考虑一些试验性疗法,如免疫治疗等,但是确实所有的疗法都存在一定利弊,如副作用的问题、经济的问题都需要综合考虑,尽力而为。 这里借此机会强调一下,小细胞肺癌务必要确诊病理,这个对于后续治疗很重要,因为小细胞肺癌与其他类型的肺癌在治疗方案,预后等方面都不太一样。临床上可能遇到小细胞和非小混合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