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肠癌III期以上家属
木棉花九月(2019)训练营4班
TA的所有作业
怎么聊,比聊什么更重要!
家庭沟通——新的话题

要照顾妈妈,也要考虑爸爸,你真的比别人承担了更大的压力,非常不容易。我们在陪伴的时候,需要结合爸爸妈妈实际情况,性格特点,有针对性地选择一些陪伴的方式,在这一点上你做的真的很好,考虑到妈妈是一个行动大于语言的人,那么,用行动去陪伴,关心或许效果更好。如果妈妈愿意有一些信仰,那也是挺好的,很多人在上香拜佛的时候,更愿意去表达自己愿望和期待,虽然有些愿望没法达成,但通过这种方式,对方也在表达,而我们也可以得到更多的信息,。而对爸爸来说,我们可以多倾听他的想法,也从他的需求出发,去沟通,去了解,启发他打开他想要聊的话题。要照顾父母双方,这个过程充满了压力,我们也要多注意照顾自己。


好强型,不愿表露自己的脆弱面,勉强自己做事 老爸在住院检查时就向检查的医生了解了情况,知道自己已经是晚期了,一直在积极地接受治疗。初期情绪较低落,国庆假期检查后开始重新三药化疗,陪护时跟他聊天,发现老爸对自己的病情和后期进展分析的很透彻,欣慰老爸已摆脱情绪困扰的同时也是相当的心酸,感觉我们所有的努力其实也没改变什么,绞索已慢慢地下垂,只是最后的几步再挣扎一下,因为我们还是很怕死的。 老妈不识字,情绪容易激动,所以我们起初并没有完全告知实情,因为服用靶向药后身体状态一直不错,她自己一直以为差不多会好了。虽然她是有点盲目乐观,但我们也不忍心让她知道真相后陷入忧虑,所以一直是鼓励安慰为主,希望她能一直处于积极乐观的情绪之中,病情能得到有效控制。然后耐药终究是不可避免的来了。国庆前开始住院检查治疗,我们和医生讨论治疗方案时她偶然听到医生建议趁胸水导流的时候直接做化疗,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实际很严重了,加上导流管位移插管部位发炎,胸水导流不畅又感冒发烧导致住院半个月还不能出院,原本打算带她出去玩几天的计划也泡汤了,所以情绪波动很大,吃不好睡不好,不停地在问这病还能不能好,如果治不好就不要治了,省得浪费钱。不知如何跟她解释,因为她的头脑里只有简单粗暴的“能治好”或治不好两个答案。现在希望吉人天相,十号左右的基因检测报告会有好消息

还有哪些办法,可以为家庭获得援助
抗癌经济——如何找到更多的钱

谢谢分享,老师建议大家自己也要了解清楚需要使用的药品,比如说靶向药,它的临床实验数据是什么样?报销政策是什么样?这些都一定要尽量了解清楚。其次也要坚持定期复查,保持心情舒畅,饮食注意营养搭配,加强锻炼多运动,多和患者沟通,抗癌路上一家人的信念是很重要的哦!


对于癌症的治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前进
求医之路——理性面对新疗法
2019-10-01 父亲去年12月因大便困难入院检查出直肠癌晚期肝肺多发转移,直肠四分之三梗阻,姑息疗法化疗和靶向三药联合,6月份肠镜检查病灶明显缩小,三分之一梗阻,医生评估后说做33次放疗,如果有手术可能则先切除原发灶,8月底放疗结束,9月继续贝伐珠单抗和口服卡培他滨,目前父亲身体状况尚可,心态也较好,其本人对未来充满希望;最终结果要等十月重新检查后视情况再定下一步方案,暂时无问题。母亲2017年11月因剧烈咳嗽就医被诊断为左肺腺癌晚期,首选切除左肺上叶,但手术过程中发现胸膜粟粒状播散,终止手术,12月开始培美曲塞加卡铂化疗,反应严重,咳嗽不止,病情也无改善;至2018年2月底基因检测后3月9日开始服用易瑞沙,一周后咳嗽明显好转,后身体逐渐恢复,除轻微腹泄和皮疹外无其他不适,且检查各项指标逐渐正常,偶尔感觉无力,生活恢复正常。2019年5月检查发现肿瘤标志物指标在临界值,8月皮疹严重浑身痒皮肤开裂咳嗽次数增多有痰,入院检查发现胸腔积液,右肺有小结节,医生判断为已发生耐药,嘱咐继续服药至月底如积液未减少考虑换药。想问医生的三个问题: 1.三代靶向药已进医保,听说效果很好,是否可以不用二代直接用三代 2.如果换药后又耐药,是否可以重新再用一代药,还是只能选择化疗。 3.是否有可能病人平时可以做点什么延迟耐药期,是否有关于解决耐药的最新研究成果。 父母得病后得到在医院工作的亲戚帮助,很多问题没有自己仔细考虑,认为医生专业的判断更值得依赖,在群里看到许多朋友的发言后,感到很惭愧,自己要学的很多,要做的也很多。感谢导师🌹感谢木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