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乳浸润性导管癌,T1N3M0,IIIc,三阴型III期家属
木棉花五月(2019)乳腺癌营
TA的所有作业
做好家庭预期管理人和家庭资源管理人
家庭变化——两个新的身份
变化主要有1、妈妈以往劳心劳力一手包办大小事物的习惯在慢慢改变,看到她不用再那么劳累,我总觉得这也许就是老天给她此前辛劳生活的一种另类补偿吧。2、爸爸的改变是比较大的,表现为更积极主动的承担家庭事务,我爸之前一直是家里的甩手掌柜,对家里的事情都很佛系甚至小孩子气的交给妈妈全权处理,从妈妈回老家休养之后他就承担起全部的家务。3、爸妈对金钱的观念有了很大的改变,把健康和舒适生活放在了第一位。两个明显的小例子:(1)以前妈妈总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现在不会再为了节省而频繁的吃剩菜了,过期但外观无恙的食品也一律扔掉,不会再说觉得可惜、不舍这种感慨。(2)妈妈以前会觉得家务自己干就好了,觉得洗碗机、扫地机器人这些新型家务工具浪费钱。现在会很熟练的使用这些智能家电,把时间花在跟邻居朋友聊天解闷上。4、我们的小家也有变化,妈妈得病后,我对自己急躁性格也进行了反思、我先生对健康重要性的理解也更深了。此前我们对小家的规划比较偏重于物质的积累,现在对家庭生活的理解变成了“一家人健康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是最核心最重要的目标”,先生也在考虑为了整个家庭和即将到来的宝宝调整工作以结束两地分居的状态。总的来说,目前的变化都在接受和消化的过程中。希望通过家人的一起努力陪着妈妈把这个关卡度过去,相信经历了风雨之后的彩虹一定会更美好的!

不愉快的话题主要围绕在妈妈不愿意待在广州休养、总是逞强要回老家这件事上。第一次化疗结束后,几乎隔两天妈妈就提出来第二次化疗结束后不再在姨妈家住、要回老家休养。因为知道家里医疗技术不如这边,且根据她的性格判断她回老家之后会忍不住干家务,所以我和姨妈都不同意她回老家。于是,刚完成手术和第一次化疗的她经常做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比如坚持自己清理伤口、自己跑去市场买菜等。而逞强做的这些事情往往是不利于她身体恢复的,最近一次就在前天,因为她又自己逞强、过度劳累(凌晨四点挂号,早上6点多瞒着家里人坐两个多小时公交车到医院拆线,折腾到连中饭都吃晚了),导致第二天白细胞降到了2.8,然后不肯打升白针,坚持要食疗。急的家人团团转,幸好有群里的同学们给我提供了很多食补的方子,最后升回了3以上。其实我是理解她想回老家的原因的,她有2点顾虑:1是住在姨妈家,她觉得我跟姨妈照顾她太劳累;2是怕我因为担心她的病情或者精神状态而影响腹中的宝宝。事实上,正是她的“逞强证明”让我反而不放心她回老家——因为回老家之后更加没人能提醒她、管住她。目前,我们沟通的过程往往是“各自表达看法—辩论—争论到最后两个都抹眼泪—但两个人依然都说服不了对方”…对于我妈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想尽办法把她想做的事情办成既成事实的性格,目前除了顺着她以外想不到其他办法了。今天妈妈第二次化疗,提前一周她就自己买了明天回老家的车票。今天晚上准备按照李老师的方法再跟她谈一次,改变她明天回老家的心意是不现实了,但希望通过这次谈话,她回家之后能稍微改一下逞强的程度吧。周末是母亲节,给妈妈买了扫地机器人和几箱每日坚果,她回去就能收到。阻止不了她搞卫生,起码添个机器人让她搞卫生的时候轻松一些。

癌痛并不可怕
关于疼痛——治疗中的疼痛
1、战略上,不要去想“为什么得病的是我”,而要思考“为什么得病的不会是我”:我们这种好强的普通人在漫长的生活中往往会忘记了“人生来就有很多事情是控制不了的”这个事实,生病只是老天提醒我们不是自然的强者的一种方式。我们普通人控制不了,但医学和科技可以控制——比我们聪明的人多了去了,科学家、医学博士、中医大牛都是可以帮我们控制的人…我们不是学医疗技术的,那么我们能干嘛呢?坚定必胜信念、配合医生,就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2、精神上,不要觉得得了病会拖累家人。老天是公平的,你一直在对家人付出而不谈索取和回报,现在上天只是给了一个机会给家人们,让大家有机会照顾你、回报你。天道本就该“恩有来、报有返”,完全没有所谓的拖累之说,你自己不要想多。 3、物质上,要把健康当成一项事业来经营,不轻易谈论生死、也不轻易因为钱财这些外物谈论取舍…特别在金钱上,“有娘在才有家在”,没有什么比你的生命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安心治疗、好好活着、享受当下~我想这才是老天这么安排的本意。 4、战术上,严格执行复健计划(固定项目:散步、跟着视频做操、千万千万千万不能提重物不要逞强)、在日程本上做好每日记录。 5、总之,3分靠治7分靠养,目前除了你的健康以外不需要、也不要操心任何其他的事情才是对整个家庭最大的贡献和帮助。

如何少走冤枉路
求医之路——走过的坑
现在回过头来看,目前就医过程中还比较幸运,没有遇到明显的坑。我妈妈的整个就医过程是这样的:妈妈3月30日晚上自己摸到左乳的肿块,第二天(4月1日)就去老家医院照B超,显示“左乳低回声结节大小1*1.3,(BI-RADS 4C)、考虑同侧淋巴异常肿大”。父母当即找了老家三甲医院乳腺科主任做的诊断,给了两个治疗方案:一个是左乳全切,一个是保乳(先取肿块再做快速切片再判断是否需要扫淋巴)。因为我当时已经怀孕8个多月了,又在外地,所以爸妈没有告诉我就在第三天(4月2日)上午办好了入院手续,准备4月3日上午做保乳手术。刚好4月2日中午我打了电话回家,我爸就提起来说在医院,被我问出来是怎么回事后,其实我当时的心理是:认为妈妈身上的是个肿块,但毕竟大小是个手术,还是要慎重对待。所以2日下午就托关系拿出了老家B超的原图找到中肿的病理科副主任帮忙看了结果,他判断恶性的可能性很大。于是家人商量4月3日晚上就让妈妈南下广州来中肿复查一下。4月4日开始在中肿做检查,中间因为清明公休5、6、7三天,所以排期到8日做活检,活检谨慎起见抽了两个样,结果显示是浸润性导管癌三级、淋巴有转移。至此我们才接受了是恶性的现实。然后在征询了湘雅二院乳腺科医生的意见后我们听从主治医生安排,在4月11日为妈妈做了左乳全切手术。妈妈住院期间自己参加了中肿针对患者开展的有关病情的普及课程,通过学习,她自己判断很大可能需要术后化疗,于是16日听从医生意见做了安装输液港的手术。4月18日晚,妈妈的组化和病理结果显示是三阴型乳腺癌,于是4月19日做了第一次化疗后出院回家修养。总结目前的经验是:尽可能在每一个诊治、判断、选取方案的环节找两家以上的三甲医院的专家给予意见,然后综合评估之后再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