腺癌II期家属
木棉花六月(2019)肺癌妈妈营
TA的所有作业
做好家庭预期管理人和家庭资源管理人
家庭变化——两个新的身份


李老师:妈妈的状态,不沟通确实让我们有些无奈和沮丧。从你和妈妈的对话中,我看到了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容易出现的情况,那就是很理性。可是,亲人之间,疾病面前,有情绪的时候,我们的理性往往起不到很好的效果,甚至有可能让双方越来越冲突。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适当示一下弱,就撒一下娇,甚至调侃一下自己(昨天群里有群友也说到这个方法),或许妈妈就会好一些。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旦我们说我们很弱的时候,妈妈更容易温柔起来,对吗?至于妈妈夸张,或许是因为害怕,担心,又或许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子女能够时刻关注到她,注意到她。有时候我们就随着她夸张一下,比如,哇,真的流脓了,痛不痛,我现在能做点什么?这个时候,说不定她马上就说:哎,也没有那么严重。某些时候,让我们也回到孩子的状态中去尝试一下吧。


对于癌症的治疗,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前进
求医之路——理性面对新疗法

王老师:看到了您的犹豫。其实你主要也是在平衡立即治疗和继续观察分别的益处和风险,但从你的提问中,医生会有点感觉你是倾向于继续观察的状态。因为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是否有医生同意先观察?总的提问没有问题的。你也可以问: 1. 是不是有可能结节继续观察数年甚至很长时间都不进展呢?还是说手术是不可避免,只是早晚的问题? 继续观察是不是存在风险?例如肿瘤突然增大或转移?有什么办法可以减少这种情况出现? 3. 继续观察发现肿瘤有变化后手术和立即手术,会存在多大的疗效差别呢?您推荐哪种? 肿瘤增大后会考虑靶向或免疫疗法吗? 当然提问方式可以多种多样,根据个人情况来考虑和调整,同时也根据现场与医生沟通的顺畅度来考虑。